如何将整个政府移动到一个新的数字平台

在开放式政府时代,选民们都希望在线就可以获得更好的服务。这就需要将整个政府迁移到新的数据平台,提供潜力无限的数字体验,满足公众需求。这件事需要投入,而许多政府,包括美国和澳大利亚,都已经证明透过恰当的技术和战略,政府可以成功地建立起数字平台。但,事情并不总是成功的。


失败案例:Canada.ca
2014年,加拿大政府开展了一个项目,将其所有网页都迁移到单一节点Canada.ca上。2015年,一家私人供应商接下了这份154万美元的内容管理系统合同。时至今日,项目已经延迟了1年,消耗也高出了预算10倍之多,合同金额很快就会破1000万美元大关。由于目前只有0.05%的内容迁移到了Canada.ca,许多人都认为这项目已经在损害公民利益。


我认为这个项目的未来是令人沮丧的,目前的时间表说明迁移会继续推迟下去,预算也会节节攀升,纳税人会更加紧张。虽然我也希望Canada.ca最后发展成一个宝贵资源,但我更统一Acquia公共部门在白宫和美国国务院运行数字平台的首席数字战略家Tom Cochran的观点:Canada.ca的设计和实施方案使得该项目前景非常黯淡。


Canada.ca的问题根源是企图将1500个部门和1700万网页迁移到单一节点。我猜想,单一节点可以提供一个中央入口,建立公民和政府的联系。单一节点策略可以非常效率,例如,波士顿的网站拥有逾20万网页,跨越120个城市部门,真正提供以用户为中心的体验。然而,Canada.ca的迁移量是1700万个网页,比Boston.gov要大上85倍。这种规模的项目应该考虑使用多站点结构,不同的机构和部门都有自己独立的站点,但统一使用共同的平台、工具集和共享的基础设施。


Canada.ca的困难时将所有部门挪到单一节点,而这种的策略的复杂性被无限放大了。不幸的是,加拿大在采购方面也没有照顾到开源技术。加拿大政府有着长期的应用开源技术的及历史,而且本国就有很多Drupal人才。在对开源技术关上大门时,加拿大政府失去了聘请本地成熟社区的开发人员的机会。


成功案例:澳大利亚政府
转变整个国家的数字战略是具有挑战性的,但也有公共部门领导者已经证明了成功的可能性。以澳大利亚政府为例,2015年,John Sheridan,Sharyn Clarkson和他们的财政部团队将其部门网站从传统环境迁移到了Drupal和云环境。财政部的成功转型也演变成了Drupal的一个贡献govCMS,为澳大利亚6个管辖区的52个政府机构提供了服务。与Canada.ca一样,govCMS的目标是为公民提供一个更加直观的平台与政府互动。


govCMS的原则是管理而不是管控。每个政府都需要灵活性来满足其特定受众的需求。虽然单一节点解决方案对一些组织来说像伞一样,一如波士顿这种拥有最先进解决方案的大型政府或组织,遵循单个中心多边辐射的业务模型,让不同得站点共享代码、模板和基础设施。我们虽然强烈鼓励共享,但这也不是必须的。每个部门都应当被允许独立创新,并采用自选的平台。


govCMS的开源性鼓励了许多澳大利亚部门的创新和协作,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1个联邦机构和1个州政府机构协调开发工作,在开放数据CKAN存储库上构建数据可视化平台。环境部启动了CKAN模块的开发,获取并分析来自多个部门的数据。维多利亚州总理和内阁部门认识到,他们也可以利用该模块推动预算报告,推动govCMS CKAN的协作开发。这是一个绝佳案例,证明开源如何支持各机构之间跨部门的开发工作,同时不必考虑供应商的参与。通过建立这样一个消除了共享障碍的模式,gov CMS为澳大利亚提供了真正创新的自由。


眼见为实:打破墨守成规
使用开源的多站点结构、代码和模板共享同时支持着管理和创新。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放松对开源的控制的文章。我认为基于开源的多站点方案是将政府推向新的数字战略平台的唯一途径。


组织机构可能很难理解这个概念,毕竟这不是产品功能、技术能力或商业支持,而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工作和创新方式。这是一个很难推广的概念,因为我们需要转变视角,看这些组织机构是怎么样看待世界的。他们要做的是放弃采购那些安全可控的软件,进入一个无障碍创新的共享世界,放松而不放弃控制。我们为了成功推广Drupal、开源和云的创新力,必须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挑战既定模式。


在很多方面,组织结构需要眼见为实。澳大利亚的案例令人兴奋,它帮助我们看到了一个基于开源软件并以Drupal为核心的分散服务模型的潜力。澳大利亚政府建立了一个无障碍的共享生态系统,它更加便宜、更加效率,成效显著。


加拿大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觉得加拿大人的成功之路会无比艰难。加拿大政府可以维持原状-迄今为止的所有迹象表明-这条路消耗很高、延迟很高、创新难度很高。或者,渥太华立刻暂停一切,重新评估他们的策略。他们可以参考华盛顿、堪培拉和无数其它达成公民数字诉求的组织机构。我知道加拿大政府和该国Drupal服务商活跃着大量的Drupal专家,他们可以很轻松地为加拿大指一条明路。